返回顶部

成都创客10天穿越顶级徒步路线

www.scol.com.cn  (2018-04-30 06:44:19)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  
编辑:陈乐  

无人的旷野,李翔尽情放飞自我。

徒步沙漠,别有一番风景。

李翔穿越在雪山之中。

工作中的李翔。

李翔和徒步爱好者合影。

李翔。

李翔身上有着典型的创业者的特点:热情,健谈,有丰沛的表达力。他身上还有着很多不安分的因子:热爱生活,喜欢户外和冒险。

但是和典型的理工男不一样,他还有着丰富的人文情结,对于电影有着谜一般的执着。他曾开玩笑,更愿意去学做导演。因此,6年前,草原长大的李翔辞去了成都世界500强外企的工作,带着10万块钱创业启动资金,开始自编自导自己的“人生电影”。

A面

辞去世界500强工作 当自己人生的"导演"

在自立门户开始创业前,李翔曾经在ABB成都公司工作了5年。这家全球知名的公司,是世界范围内最主要的工业机器人技术供应商。四川大学电气自动化控制专业毕业后,工作初期就遇见了全球500强,这样的体面,曾经让很多人投来艳羡的目光。

然而,骨子里的不安分,并没有让他按部就班地在这里走到最后。在四川大学自动化专业学习期间,受学校老师鼓励和技术支持,李翔就一直喜欢搞创新研发,单片机、PLC、工业机器人、特种电机,行业里最先进的产品他都大胆尝试,他说:实验室里把好的电器拆开了装不回去是常有的事,为此我的导师掏出自己的钱来垫,这些事现在说起来大家都觉得感慨万千。

为了勤工俭学,大学期间,李翔也曾频繁地在外找兼职。酒吧、西餐厅等场所他都曾工作过。由于脑瓜灵活,他甚至成了成都老牌西餐厅“祖母的厨房”本地首个招收的兼职生。

从小在西北长大,沐浴着塞外的风雪在草原中成长,这样的经历,为他豪爽的性格里,又添了一些别样的才情。

“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电影,文学类的东西。”李翔说,一些欧洲的小众电影在某个时期就特别感兴趣,在大学时代,对独立电影和独立电影人都投入过时间去了解。那个时候有一本《看电影》杂志挺火,试着向他们投稿,最后在杂志的欧洲电影专栏里发表过几篇影评。他那时就说,如果有机会,一定要尝试做广告片和故事短片的导演。

都说性格决定命运。这样的性格以及经历,显然注定了李翔的不甘平凡。几年之后,在跨国公司完成了职场生涯早期的历练后,2012年,他决定辞职创业。告别熟悉的环境,他开始做自己人生的“导演”。

自立门户创业为嫦娥四号提供电机

李翔的创业团队合伙人有三个。

因为是理工科出身,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。在整个团队当中,他并不是技术担当。“我更擅长把不同的人聚拢在一起。”李翔说,因此,在团队中,他的工作有两个事儿,一是找人,二是找钱。

创业最初的启动资金不到十万元,是他和另外一个合伙人凑起来的。最初的打算还是延续自己的老本行,做机器人。事实上,目前已经成熟的技术和市场基本上被几个老牌企业瓜分,初创期的创业者根本无力和前者对抗。

就在一筹莫展之际,他们在一个原本很边缘的领域,找到了创业的核心优势——高低温电机。“因为之前修过电机,算是另辟蹊径吧。”他把创业公司开到了成都市郫都区的菁蓉镇,在这里,他“如鱼得水”。在此后短短的几年时间,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,自主发明了真空高低温电机,申报了四项发明专利,已取得60多个实用新型专利,填补了国内产品的空白,多项技术实现国内外首创。

这款产品经过多次优化,外观极为迷你,就像一个圆柱形的不锈钢保温杯,体积不大的电机里科技含量却相当高,170摄氏度到零下150摄氏度的极端特殊温度下,它都能正常使用,为机器提供动能。目前,正在进行地面试验的嫦娥四号玉兔月球车的执行手臂,正是用的这个电机。甚至远在南极的中国科考站也使用了他的电机产品。“真空电机在航空航天领域应用非常广泛,目前,全球仅有五个团队在深耕这系列的技术,我们算是其中之一,能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做点事情。”李翔说。

B面

挑战顶级徒步路线 徒步10天穿越狼塔CV线

原本这个月下旬,李翔应该出现在香港半岛徒步岩石滩上。

作为川大校友会的常务副会长,他会经常牵头组织大家去户外。这次是沿海的20公里徒步。但是因为跟另外一个活动冲突了,他不得不放弃了香港环半岛徒步之行。

知乎上有个问题,叫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徒步?比较常见的回答是,我不会游泳、不喜欢跑步、不擅长打球、讨厌做俯卧撑,但是又热爱运动,所以才喜欢上徒步。

徒步是一个集体活动,本身带有社交属性。对于性格豁达,非常乐意认识新朋友的李翔来说,或许也是一个理由。

“在徒步中,能遇到意想不到的风景,也是吸引我的原因。”李翔说,川内的长坪沟到毕棚沟是他穿越过的最美的线路。当你历经五个小时的爬升,来到垭口的一瞬间,你就会被震撼到,山的两面是两个世界,一面是绿意盎然,另一面是白雪皑皑,那种不期而遇的美丽,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博美。

旅途的新鲜感,在每一次的经历中不断地增加。去年秋天,他参与了腾格里沙漠的20公里徒步。

经常行走于户外,高温酷暑对于李翔来说,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。真正走进沙漠,他直言自己的认知又被刷新了。沙漠植被覆盖少,太阳辐射毫不保留的射向地面,温度极高。另外,在沙漠中行走十分困难,在大漠的荒凉和美丽之中蕴含着无处不在的威胁,这就要求探险者必须有相当的体力、勇气及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。“我们一行人徒步,后面不远处会配有救援车。如果出现极端问题,可以随时得到救治。”李翔说,尽管极少人向救援车发出了求救,但是能走完全程,对他本人也是个极大的挑战。

如果说徒步沙漠算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经历,徒步新疆狼塔CV线则算是李翔徒步历史上最精彩的一笔了。

新疆狼塔CV线,是中国户外界强度最大、路途最长、最自虐的徒步线路。关于狼塔名称的由来,一种说法是2003年8月由新疆登山家王铁男带队经过这里,当地有个哈萨克地域名称的音近似“狼塔儿”,“狼塔”一词就这样沿用下来,成了中国户外界响当当的顶级徒步线路的名称。

2014年,带着卫星电话,背上户外装备,做了万全的准备后,李翔和朋友们出发了。他们在10天里要挑战的就是这条顶级徒步线路。

狼塔从北疆到南疆,从夏季牧场到冬季牧场,主要路线在天山山脉深处,中间翻山越岭,横渡冰水河,行程200多公里,爬升10000余米。

白天赶路,晚上就地扎帐篷。遥望苍穹繁星点点,抛开俗世的烦恼,将自己充分置身于这无垠天地间,这让李翔很兴奋。当然,过程中也伴随着凶险。“经历落石、滑坠、落水、失温、野兽攻击、高原反应以及多种恶劣气候,危险自然不在话下。”李翔说,在穿行30公里的无人区时,手机完全没有信号。因此,为了保证安全,他们尽量都选择最安全的线路。“有时宁愿花更长的时间,走更多的路,也要保证安全。”

狼塔CV线以美、强、难、险、恶吸引着各地户外精英前来挑战,前赴后继,每年事故不断,无数个鲜活的生命也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。平安经历了这次顶级线路穿越之旅,对于李翔来说,在徒步这条路上,相当于完成了一次新的蜕变。

户外行走超10年 每一次出走都是一次清零

其实,最早李翔最喜欢的户外运动,并不是徒步。

创业者,天生都带点冒险家的劲头。李翔也不例外。作为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,一开始,他更喜欢登山。

2005年,经一个朋友介绍,从龙泉山的20公里徒步开始,李翔开启了户外运动之路。2009年,他曾一个人骑行了川藏线,日行100公里,上坡30公里,下坡70公里,最终花了26天时间完成了骑行爱好者的自我挑战之旅。

对于初级登山者来说,四川阿坝黑水县的三奥雪山是人人争相跨越的三座大山,主体是由三座金字形的雪山组成,分别为群山之父—奥泰基、群山之母—奥太美、群山之子—奥泰纳。作为初级爱好者,他曾经翻越过海拔5000米以上的奥泰纳。

在业内的普遍认知中,跨越了最高的7000米海拔,相当于是完成了从业余爱好者到专业登山者的一个进阶。就像游戏爱好者修炼装备一样,李翔也期待能在征服一座座高山的过程中,完成一次次的升级。

征服高山所带来的成就感,在愉悦内心的同时,更加让人感受的是对大自然的敬畏。那段时间,一起玩户外的群里,常常传来一些噩耗。特别是3年前,曾经一个川大的研究生师弟,非常优秀的业余登山爱好者,在一次登山协作活动中出现意外,在返回接应队友时跌入悬崖,永远埋葬在大山之下。

这让李翔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和要去的路,“每一次外出,都会对大自然多一分敬畏。”李翔说,人在自然面前,实在太渺小了。

“每一次的出走,对我来说,都是一次清零。”李翔说,而每一次的回归,又将给生活带来勃勃生机。现在的他,依然爱户外,爱冒险。但是他的冒险都是在可控范围内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张想玲图由受访者提供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