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
成都“书王”蒋德森:收藏线装古籍过万册

www.scol.com.cn  (2018-05-07 10:25:01)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  
编辑:覃贻花记者仲伟  

蒋德森。

成都民间藏书家②

德国哲学家瓦尔特·本雅明说:“一册书的命运就是与收藏者和他的收藏的邂逅。”

一本藏书的全部细节:出版日期、地点、装帧手艺、先前的主人,形成了一部神奇的百科全书,叙述着藏品的命运。

《山中白云词》,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词人张炎的大作,康熙善本。三百年人世沧桑,此书几度易主。

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。5月1日,在府青路,成都古籍收藏家蒋德森,说起这本书中隐匿的文士风流,连连称奇。

少年读书之烦恼

通常,藏书目的:一读,二藏。读是目的,藏是便于复读与使用。

在中国藏书史中,最出名的非明朝两位大神莫属。

一是嘉靖年间进士朱大韶,喜欢藏书,尤爱宋版书。

得知别人藏有宋刻《后汉记》,书中还有陆游、刘辰翁等前朝名士的题签手记。

他便心心念念,甚至不惜用极有才华的爱妾换取,这就是闻名的“美人换书”。

二是著名的文学家王世贞,嗜书成癖,曾用一座庄园来换一部宋刻本《两汉书》。

叶昌炽在《藏书纪事诗》中如此评价王世贞:“得一奇书失一庄,团焦犹恋旧青箱。”

蒋德森藏书,比不上这些豪华的收集者,但更接近于收藏的真谛:藏书是为读书。

1955年,成都。

盛夏的热度,与现在相差无几。

暑月蝉鸣,低矮的平房,沁着丝丝凉意。

少年蒋德森,向邻居家的大人借了一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。汗津津的手,在衣服上擦了又擦,生怕弄脏了书页。

熬更守夜,连看几天,眼看到了还书的日子。蒋德森把书页检查了又检查,生怕有卷角。

“因此,还书,最后一道工序是用凳子把翻过的皱褶压平。”完壁归赵,主人才有二次借阅的可能。

还书时,还得与主人交流读书心得,并在课外活动时将书中的故事讲给同学听。

这样,看一本书的使命才算完成。

在物质匮乏的时代,书卷里的忧乐,占据了像蒋德森这样少年的精神世界。

蹭书,也曾是蒋德森少年读书的烦恼。

那时在书店看书,光看不买,久而久之,营业员是要摆脸色或者骂人。

在西大街新华书店看书时,蒋德森会研究营业员的“脸色”:一个严厉些,另一个和蔼些。

所以,严厉的店员当班时,蒋德森就不去光顾。

蒋德森的藏品中常有这样破损的古籍。

青年藏书之艰辛

零碎的阅读,并不能满足一个嗜书者的愿望。

1957年,蒋德森拥有了第一本线装书——《陵阳集》木刻本,宋代江西诗派诗人韩驹的著作。

“在成都市古籍书店买的,花了两毛钱。当时的两毛钱也不简单:一份回锅肉1角6,米饭4分钱,够人一餐。”

父亲早逝,蒋德森过早扛起了家庭的重担。要买书,只有自己挣。

暑假,他就去工地打工,以贴补家用。当时,班上男同学都在一个工地打工,干些搬砖、拉沙的体力活。

一个星期下来,其他同学都回家了,只剩他一个。

“6毛钱一天,干满一个月,工地老板给我涨薪,7毛钱一天。”干满一个暑假,蒋德森小有收入。

交完学费还有盈余,剩下的钱全部买书了。心仪已久的线装六大本《康熙字典》抱回家。

1962年,21岁的蒋德森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,开始上班挣钱。

起初他的工作是拉架车,从府青路煤厂运煤到长顺街。最开始是一次只能运500斤,收入5角8分钱,后来一次运2000斤,就可以收入2块多钱,一天运两次。收入颇丰。

如此拼搏,蒋德森除了为生活,也为满足精神世界的渴望--读更多的书,才有更多的精神财富。

正如法国戏剧家杜伽尔所说:“生活是一种绵延不绝的渴望,渴望不断上升,变得更伟大而高贵。”

平均一个月80多元的收入,在当时算是高工资了(大学毕业生才40多块,教师35块5,普通学工15块),其中大部分交给母亲家用,其余留下买书。

以至于,后来到汽车队工作,驾驶行当的爱好都是烟酒茶,他的爱好仍然是读书、买书。

从1957年到2018年,如今已78岁的蒋德森,60年藏书从未停止。

他家,不说普通的旧书,仅线装古籍近万册,善本上千册。而他经手的各种古旧书更是不计其数。

有人将他视作传奇,称他“书王”。对于这些说法,蒋德森自言愧不敢当,“读书是丰富人生的内涵,不是四处炫耀的资本。”

因为业界名气,有时也有人卖书“吃冒炸”:“这书蒋老师看过,都给了价的。”买书人就说:“我再加点价,你让给我。”买书到手,拿到淘书斋,向蒋老师“炫耀”,蒋老师一看便说:“我没有买这部书,他们打冒炸的,你上当了。”

123下一页尾页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